【案例報告】中國司法史上判決賠償額最高的“香蘭素”商業秘密案

                                2022-05-16 17:07發布

                                【案例報告】中國司法史上判決賠償額最高的“香蘭素”商業秘密案

                                聲明:1、本報告基于研究價值和參考意義而選擇編輯了部分案例,但這并不代表本報告贊同法院的觀點及其判決結果;2、本報告在對判決書或新聞資訊進行選摘編輯時,有可能存在錯訛或誤解,所有文責由編輯部承擔。

                                中國司法史上判決賠償額最高的“香蘭素”商業秘密案

                                ——嘉興中華化工公司、上海欣晨公司與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王國軍侵害技術秘密糾紛案

                                 【判決要點】1.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已經實際制造了香蘭素產品,故其必然具備制造香蘭素產品的完整工藝流程和相應裝置設備。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拒不提供有效證據證明其對香蘭素產品的完整工藝流程和相應裝置設備進行了研發和試驗或者其通過其他正當途徑獲得相關技術,且其在極短時間內上馬香蘭素項目生產線并實際投產,同時考慮王龍科技公司的環境影響報告書及其在向杭特公司購買設備的過程中均已使用了其非法獲取的設備圖和工藝流程圖,足以認定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使用了從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處非法獲取的全部涉案技術秘密。2.王龍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國軍自身積極參與本案被訴侵權行為,其實施的被訴侵權行為既體現了王龍科技公司的意志,也體現了王國軍的個人意志。也就是說,王國軍個人直接實施了被訴侵權行為,被訴侵權行為也體現了王國軍的個人意志。同時,鑒于王國軍專門為實施被訴侵害涉案技術秘密行為成立王龍科技公司,該公司已成為王國軍實施被訴侵害涉案技術秘密行為的工具,且王國軍與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存在密切的分工、協作等關系,可以認定王國軍個人實施了侵權行為,具體包括以不正當手段獲取、披露、使用及允許他人使用該商業秘密,并與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構成共同侵權。3.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非法獲取并持續、大量使用商業價值較高的涉案技術秘密,手段惡劣,具有侵權惡意,其行為沖擊香蘭素全球市場,且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存在舉證妨礙、不誠信訴訟等情節,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存在據不執行原審法院的生效行為保全裁定,二審法院依法決定按照銷售利潤計算本案侵權損害賠償數額。由于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在本案中拒不提交與侵權行為有關的賬簿和資料,二審法院無法直接依據其實際銷售數據計算銷售利潤??紤]到嘉興中華化工公司香蘭素產品的銷售價格及銷售利潤率可以作為確定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相關銷售價格和銷售利潤率的參考,為嚴厲懲處惡意侵害技術秘密的行為,充分保護技術秘密權利人的合法利益,二審法院決定以嘉興中華化工公司香蘭素產品2011-2017年期間的銷售利潤率來計算本案損害賠償數額,即以2011-2017年期間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生產和銷售的香蘭素產量乘以嘉興中華化工公司香蘭素產品的銷售價格及銷售利潤率計算賠償數額。 【案例來源】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8)浙民初25號民事判決書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知民終1667號民事判決書 【當事人】上訴人(原審原告):嘉興市中華化工有限責任公司上訴人(原審原告):上海欣晨新技術有限公司上訴人(原審被告):王龍集團有限公司上訴人(原審被告):寧波王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訴人(原審被告):喜孚獅王龍香料(寧波)有限公司上訴人(原審被告):傅祥根被上訴人(原審被告):王國軍 【案情簡介】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共同研發出生產香蘭素的新工藝,并作為技術秘密加以保護。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非法獲取技術秘密后,從2011年6月開始生產香蘭素,導致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全球市場份額從60%滑落到50%。浙江高院一審認定王龍集團公司等被告構成侵犯部分技術秘密,判令停止侵權、賠償損失。同時,在訴中裁定停止使用涉案技術秘密,但被告實際并未停止。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二審認定,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王國軍侵犯涉案全部技術秘密。根據權利人提供的經濟損失相關數據,綜合考慮侵權行為情節嚴重、涉案技術秘密商業價值極大、王龍科技公司等侵權人拒不執行生效行為保全裁定等因素,判決撤銷一審判決,改判上述各侵權人連帶賠償技術秘密權利人1.59億元(含合理維權費用349萬元)。 【判決觀察】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一)本案應該如何適用法律;(二)上海欣晨公司是否有權提起本案訴訟;(三)本案訴訟請求是否已過訴訟時效;(四)本案是否構成重復起訴;(五)涉案技術信息是否構成技術秘密;(六)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及王國軍(以下簡稱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是否實施了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七)原審法院確定損害賠償責任、維權費用及訴訟費分擔是否恰當。(一)本案應該如何適用法律法律以不溯及既往為原則,溯及既往為例外。本案中,在被訴侵害技術秘密的行為持續期間,2017年反不正當競爭法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2019年反不正當競爭法于2019年4月23日起施行。原審法院于2018年5月立案受理本案原審訴訟,其審理的被訴侵權行為發生在2019年反不正當競爭法實施之前。雖然被訴侵害涉案技術秘密行為目前仍在繼續實施中,即被訴侵權行為作為一個未間斷的行為已經持續至2019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的實施期間,但鑒于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僅針對2019年反不正當競爭法施行前的被訴侵權行為提起原審訴訟,特別是其主張的損害賠償責任計算期間并不包括自2018年持續至今的被訴侵權行為,且適用2017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等當時有效的相關法律足以保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故原審法院依據2017年反不正當競爭法審理本案并無不當。因此,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有關原審法院適用2017年反不正當競爭法構成法律適用錯誤及本案應適用2019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上訴主張缺乏依據,二審法院不予支持。(二)上海欣晨公司是否有權提起本案訴訟商業秘密是一種法律保護的民事權利?!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當事人一方或者雙方為二人以上,其訴訟標的是共同的,或者訴訟標的是同一種類、人民法院認為可以合并審理并經當事人同意的,為共同訴訟。共同訴訟的一方當事人對訴訟標的有共同權利義務的,其中一人的訴訟行為經其他共同訴訟人承認,對其他共同訴訟人發生效力;對訴訟標的沒有共同權利義務的,其中一人的訴訟行為對其他共同訴訟人不發生效力?!睋?,如果數個民事主體共有民事權利,該共有民事權利被侵害時,該數個民事主體可以作為共同原告提起民事訴訟。本案中,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主張的技術秘密為乙醛酸法制備香蘭素新工藝的生產設備圖和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從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2006年9月26日簽訂的《技術轉讓合同》的相關內容來看,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委托上海欣晨公司在前期香蘭素生產新工藝研發的基礎上進行工程設計,上海欣晨公司負責交付包括可行性研究報告、工藝流程圖、設備布置圖、設備一覽表、非標設備條件圖等全套工程設計文件,項目中的技術資料由雙方共有,技術成果后續改進工作由雙方完成,后續改進成果屬于雙方。涉案設備圖主要是根據合同約定的條件圖來設計,故設備圖的技術信息也屬于合同項下的技術資料,其與工藝流程圖均應由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和上海欣晨公司雙方共有。雖然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在2008年7月16日簽訂的《關于企業長期合作的特別合同》約定合作期間的知識產權成果歸嘉興中華化工公司所有,但指向的是該合同履行期間內研發的技術成果,與雙方之前簽署的技術合同履行、結算并無直接關聯性,并不改變涉案技術秘密的權利歸屬。因此,上海欣晨公司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為涉案技術秘密的共同權利人,有權共同提起本案訴訟,原審法院認定上海欣晨公司系本案適格原告并無不當。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有關上海欣晨公司無權提起本案訴訟的上訴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二審法院不予支持。(三)本案訴訟請求是否已過訴訟時效1.關于停止侵害的訴訟請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以下簡稱民法總則)第一百九十六條規定:“下列請求權不適用訴訟時效的規定:(一)請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二)不動產物權和登記的動產物權的權利人請求返還財產;(三)請求支付撫養費、贍養費或者扶養費;(四)依法不適用訴訟時效的其他請求權?!笨梢?,訴訟時效的適用對象通常是債權請求權,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返還財產等絕對權請求權不適用訴訟時效。因此,本案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和上海欣晨公司關于停止侵害其商業秘密的訴訟請求不適用訴訟時效。2.關于侵權損害賠償的訴訟請求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八條規定:“向人民法院請求保護民事權利的訴訟時效期間為三年。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訴訟時效期間自權利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利受到損害以及義務人之日起計算。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但是自權利受到損害之日起超過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護;有特殊情況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權利人的申請決定延長?!币话愣?,侵權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訴訟時效應當自權利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被侵害的權利范圍、侵害人及侵害行為之時開始計算。本案中,從查明的事實和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維權過程來看,香蘭素生產技術內容較為復雜,包含諸多技術信息,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對于其技術秘密受到侵害的范圍、途徑和具體侵權主體的認知實際上存在一個漸進的過程。雖然嘉興中華化工公司曾于2010年提起訴訟,但該案的被告和所依據的事實均與本案不同,沒有證據表明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當時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涉案設備圖、工藝流程圖已經被非法獲取、披露或者使用且本案各原審被告為該侵權行為的實施者。雖然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在該案中撤訴,但是其撤訴理由是“本案可能涉及刑事案件”,且浙江省嘉興市南湖區公安分局大橋派出所隨后對相關情況進行過調查,表明該撤訴行為并不意味著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對其商業秘密被侵害采取放任態度。同理,嘉興中華化工公司2016年1月提起訴訟針對的被告與本案原審被告亦不相同,所涉及的技術秘密的具體內容及相關訴訟主張亦不相同。直到馮xx于2016年12月向公安機關反映情況并提交圖紙等證據后,嘉興中華化工公司才基本掌握初步證據,明確其可能被侵害的技術秘密內容、可能的侵害人及侵害行為。因此,本案訴訟時效應當自馮xx于2016年12月向公安機關反映情況并提交圖紙等證據且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獲悉此情況時開始起算。嘉興中華化工公司提起本案訴訟時其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訴訟時效期間尚未屆滿。退一步講,即便嘉興中華化工公司2016年1月提起的訴訟涉及到其在本案中主張的部分技術秘密,針對該部分技術秘密的起訴也構成訴訟時效中斷。事實上,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兩次提起訴訟及公安機關的介入都表明,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維權行動一直在持續,只是基于侵害技術秘密案件中普遍存在的確定和證明侵害人、侵害行為、被侵害的技術秘密范圍較為困難,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才無法準確針對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王國軍更早提起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訴訟。因此,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有關本案訴訟請求已過訴訟時效的上訴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二審法院不予支持。(四)本案是否構成重復起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四十七條規定:“當事人就已經提起訴訟的事項在訴訟過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訴,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構成重復起訴:(一)后訴與前訴的當事人相同;(二)后訴與前訴的訴訟標的相同;(三)后訴與前訴的訴訟請求相同,或者后訴的訴訟請求實質上否定前訴裁判結果。當事人重復起訴的,裁定不予受理;已經受理的,裁定駁回起訴,但法律、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北景钢?,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提起原審訴訟并不構成重復訴訟。具體理由是:第一,無論是嘉興中華化工公司2010年6月14日起訴馮xx侵害其商業秘密,還是嘉興中華化工公司于2016年1月5日起訴王龍科技公司、王國軍、傅祥根侵害其商業秘密,均因可能涉及刑事案件或經濟犯罪嫌疑而未能成功保護其合法權益。第二,上述兩案與本案所涉及的技術秘密及當事人均有不同。本案所涉香蘭素生產設備圖、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及其技術信息是否構成技術秘密、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王國軍等被訴侵權人是否侵害該技術秘密等問題,上述兩案均未涉及,即本案與前案的權利基礎、訴爭范圍均不相同。第三,侵害商業秘密行為普遍存在發現難、舉證難的現象,在權利人非因自身原因難以確定其技術秘密受侵害的情況下,通常難以在同一案件中一并提出所有權利主張。在無證據表明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存在濫用訴權的情況下,其就不同時期發現的針對不同技術秘密點的侵權行為分別提起訴訟,并不構成重復起訴。因此,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有關本案構成重復起訴的上訴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二審法院不予支持。(五)涉案技術信息是否構成技術秘密2017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三款規定:“本法所稱的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具有商業價值并經權利人采取相應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薄安粸楣娝ぁ笔侵赣嘘P信息不為其所屬領域的相關人員普遍知悉和容易獲得。一般說來,普遍知悉或者容易獲得均不要求商業秘密已必然為某個具體的人所知悉或獲得,只要該商業秘密處于所屬領域相關人員想知悉就能知悉或者想獲得就能獲得的狀態,或者所屬領域相關人員不用付出過多勞動就能夠知悉或者獲得該商業秘密,就可以認定其為所屬領域的相關人員普遍知悉或者容易獲得?!熬哂猩虡I價值”一般是指有關信息具有現實的或者潛在的商業價值,能為權利人帶來競爭優勢。商業秘密具有的商業價值并不限于其已經實際產生的價值,還包括其可能帶來的價值。同時,商業秘密的價值既包括使用該商業秘密給其帶來的價值增長,也包括使用該商業秘密為其避免的價值減損或者成本付出?!氨C艽胧币话闶侵笝嗬藶榉乐剐畔⑿孤┧扇〉呐c其商業價值等具體情況相適應的合理保護措施,通常應當根據商業秘密及其載體的性質、商業秘密的商業價值、保密措施的可識別程度、保密措施與商業秘密的對應程度以及權利人的保密意愿等因素,認定權利人是否采取了相應保密措施。本案中,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涉案技術信息的載體為287張設備圖和25張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二審法院經審查,認定上述287張設備圖和25張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均構成技術秘密。具體理由如下:第一,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和上海欣晨公司的設備圖(包括部件圖)承載了具有特定結構、能夠完成特定生產步驟的非標設備或者設備組合的參數信息,構成相對獨立的技術單元,屬于技術信息。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記載了相關工序所需的設備及其位置和連接關系、物料和介質連接關系、控制點參數等信息,亦為相對獨立的技術單元,同樣屬于技術信息。第二,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和上海欣晨公司的設備圖和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屬于不為公眾所知悉的技術信息。首先,涉案技術信息是企業自行設計的非標設備及工藝流程參數信息,主要為計算機應用軟件繪制、表達的工程圖形信息,現有證據不能證明其已經在先公開。其次,對于不同香蘭素生產企業而言,其使用的生產設備及連接方式、工藝流程的步驟和控制方法往往基于企業的規模、技術實力、實踐經驗等具有各自的特點。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設備圖、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的尺寸、結構、材料信息是根據自身生產工藝對參數優選數值的有機組合,需要經過大量技術研發、檢驗篩選才能夠獲得。市場上并不存在標準化的成套香蘭素工業化生產設備技術圖紙以及工藝流程圖,涉案技術信息無法從公開渠道獲取,也無法通過觀察香蘭素產品直接獲得。最后,根據[2017]滬科咨知鑒字第48-1號《知識產權司法鑒定意見書》的鑒定結論,涉案香蘭素生產設備技術圖紙在2015年5月30日和2017年8月21日之前分別構成不為公眾所知的技術信息。當然,時至今日也沒有證據證明上述涉案香蘭素生產設備技術圖紙已經被公開并為相關公眾所普遍知悉。第三,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和上海欣晨公司的涉案技術信息具有極高的商業價值。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系香蘭素行業的龍頭企業,其投入大量時間和成本研發的生產設備和工藝流程已經實際投入生產,提高了其香蘭素產品的生產效率,并為企業形成市場優勢、創造可觀利潤,從而為企業帶來經濟利益和競爭優勢,故涉案技術信息明顯具有極高的商業價值。第四,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對涉案技術信息采取了相應的保密措施。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制定了文件控制程序、記錄控制程序等管理性文件,對公司重要文件、設備進行管理;由專人對文件的發放、回收進行管理和控制,并規定通過培訓等方式向員工公開,表明其具有保密意愿且采取了保密措施。具體到涉案技術信息,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之間簽訂的技術開發合同約定有保密條款,嘉興中華化工公司也制定了《檔案與信息化管理安全保密制度》等管理規定,并對職工多次進行保密宣傳、教育和培訓。傅祥根在原審庭審中陳述涉案圖紙有專門部門保管,其無法輕易獲取。由于上述保密措施,涉案技術信息至今仍未被公開??梢?,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保密措施與涉案技術信息價值基本相適應,客觀上起到了保密效果。第五,上海欣晨公司對涉案技術信息采取了相應的保密措施。上海欣晨公司管理條例中有關于保密紀律的規定,其與員工的勞動合同中也訂有保密條款。上海欣晨公司自2008年起僅為嘉興中華化工公司一家提供技術服務,自身并不從事實際生產,沒有證據表明其在經營中或者與第三方交易中披露過涉案技術秘密,其采取的措施合理且有效。綜上,涉案技術信息系不為公眾所知悉、具有商業價值并經權利人采取相應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符合技術秘密的法定構成要件,依法應受法律保護。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有關涉案技術信息不構成技術秘密的上訴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二審法院不予支持。(六)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是否實施了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2017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一款規定:“經營者不得實施下列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一)以盜竊、賄賂、欺詐、脅迫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獲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以前項手段獲取的權利人的商業秘密;(三)違反約定或者違反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業秘密?!痹摋l第二款規定:“第三人明知或者應知商業秘密權利人的員工、前員工或者其他單位、個人實施前款所列違法行為,仍獲取、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該商業秘密的,視為侵犯商業秘密?!北辉V侵權人在生產經營活動中直接使用商業秘密,對商業秘密進行修改或改進后使用,或者根據商業秘密調整、優化、改進有關生產經營活動的,一般應當認定為使用商業秘密。1.被訴侵權技術信息與涉案技術秘密相同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主張的技術秘密包括六個秘密點,涉及58個非標設備的設備圖287張和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25張。被訴侵權技術信息載體為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獲取的200張設備圖和14張工藝流程圖,經比對其中有184張設備圖與涉案技術秘密中設備圖的結構型式、大小尺寸、設計參數、制造要求均相同,設備名稱和編號、圖紙編號、制圖單位等也相同,共涉及40個非標設備;有14張工藝流程圖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的設備位置和連接關系、物料和介質連接關系、控制內容和參數等均相同,其中部分圖紙標注的圖紙名稱、項目名稱、設計單位也相同。同時,王龍科技公司提供給杭特公司的脫甲苯冷凝器設備圖、王龍科技公司環境影響報告書附15氧化單元氧化工藝流程圖雖然未包含在馮xx提交的圖紙之內,但均屬于涉案技術秘密的范圍。鑒于王龍科技公司已在設備加工和環評申報中加以使用,可以確定王龍科技公司獲取了該兩份圖紙。因此,原審法院認定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非法獲取的技術秘密包括185張設備圖和15張工藝流程圖(詳見本判決附件1)并無不當,二審法院予以確認。2.涉案技術秘密的侵權使用情況經原審法院比對,各方當事人確認王龍科技公司提供給杭特公司的設備圖中有37張與涉案技術秘密的設備圖相同,且包含在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非法獲取的圖紙范圍內,共涉及8個非標設備。關于2015年環境影響報告書中的工藝流程圖,其中附15氧化單元氧化工藝、附16氧化單元亞銅回收工序、附17脫羧單元工藝流程圖分別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氧化工段、亞銅氧化工段、脫羧工段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相同;附20香蘭素結晶和乙醇回收單元工藝流程圖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二結及甲醇回收工段流程圖相比,僅缺少計量槽和過濾機,兩者構成實質性相似;附18香蘭素萃取流程圖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香蘭素萃取工段流程圖相比,將原有3個萃取塔增加為4個,由于該兩個工段均為多個設備組成的復雜工藝流程,在其他技術信息相同的情況下,減少個別輔助設備或僅增加一個萃取塔對整個工序的工藝流程不足以產生實質性影響,該兩個工段工藝流程圖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構成實質性相似;附13堿化與縮合酸化單元流程圖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縮合工段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相比,缺少多個縮合塔串聯的技術信息;附14木酚萃取單元流程圖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木酚萃取工段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相比,缺少甲苯回收工藝流程信息;附19分餾單元流程圖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頭蒸工段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相比,將原有3組蒸餾裝置增加為5組;附21輔助工段流程圖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硫酸配置工段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具有一定差異。本案中,涉案技術秘密的載體為287張設備圖和25張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非法獲取了其中的185張設備圖和15張工藝流程圖??紤]到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獲取涉案技術秘密圖紙后完全可以做一些針對性的修改,故上述附13、14、19、21與涉案技術秘密中的對應技術信息雖然存在些許差異,但根據本案具體侵權情況,完全可以認定這些差異是因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在獲取涉案技術秘密后進行規避性或者適應性修改所導致,故可以認定上述附13、14、19、21依然使用了涉案技術秘密。原審法院在考慮本案具體情形后,認定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使用的技術秘密包括17個設備的設計圖和5張工藝流程圖(詳見本判決附件2),二審法院經審查對上述認定予以認可。在此基礎上,二審法院進一步認定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實際使用了其已經獲取的全部185張設備圖和15張工藝流程圖。具體理由是:第一,香蘭素生產設備和工藝流程通常具有配套性,其生產工藝及相關裝置相對明確固定,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已經實際建成香蘭素項目生產線并進行規?;a,故其必然具備制造香蘭素產品的完整工藝流程和相應裝置設備。第二,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拒不提供有效證據證明其對香蘭素產品的完整工藝流程和相應裝置設備進行了研發和試驗,且其在極短時間內上馬香蘭素項目生產線并實際投產。王龍集團公司自傅祥根2010年5月到崗后即啟動香蘭素項目,隨后又從嘉興中華化工公司招聘了多名與香蘭素生產技術有關的員工,到2011年3月浙江省寧波市環境保護局批準其香蘭素年產量為5000噸,再到2011年6月王龍科技公司開始生產香蘭素,王龍科技公司的香蘭素生產線從啟動到量產僅用了一年左右的時間。與之相比,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自2002年11月與上海欣晨公司簽訂《技術開發合同》等合同,到2007年2月經浙江省嘉興市南湖區經濟貿易局批復同意擴建年產10000t/a合成香料(乙醛酸法)新技術技改項目,涉案技術秘密從研發到建成生產線至少用了長達4年多的時間。第三,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未提交有效證據證明其對被訴技術方案及相關設備進行過小試和中試,且其又非法獲取了涉案技術圖紙,同時王龍科技公司的環境影響報告書及其在向杭特公司購買設備的過程中均已使用了其非法獲取的設備圖和工藝流程圖。綜合考慮技術秘密案件的特點及本案實際情況,同時結合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未提交有效相反證據的情況,可以認定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使用了其非法獲取的全部技術秘密。第四,雖然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的香蘭素生產工藝流程和相應裝置設備與涉案技術秘密在個別地方略有不同,但其未提交證據證明這種不同是基于其自身的技術研發或通過其他正當途徑獲得的技術成果所致。同時現有證據表明,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是在獲取了涉案技術秘密后才開始組建工廠生產香蘭素產品,即其完全可能在獲得涉案技術秘密后對照該技術秘密對某些生產工藝或個別配件裝置做規避性或者適應性修改。這種修改本身也是實際使用涉案技術秘密的方式之一。綜上,在原審法院認定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使用的涉案技術秘密包括17個設備的設計圖和5張工藝流程圖的基礎上,二審法院根據現有證據進一步認定,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從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處非法獲取的涉案技術秘密,即185張設備圖和15張工藝流程圖均已被實際使用。需要指出的是,在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未在舉證期限內申請現場勘驗的情況下,原審法院未進行現場勘驗并無不當,故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有關原審法院未進行現場勘驗導致事實認定錯誤的上訴主張不能成立,二審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有關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使用了其從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處非法獲取的185張設備圖和15張工藝流程圖的上訴主張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二審法院予以支持。3.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情況(1)關于傅祥根的被訴侵權行為傅祥根長期在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工作,負責香蘭素車間設備維修,能夠接觸到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技術秘密。傅祥根與王龍集團公司簽訂《香蘭素技術合作協議》,承諾提供香蘭素新工藝技術及圖紙,并收取了40萬元,隨后將存有嘉興中華化工公司技術圖紙的U盤經由馮xx轉交給王國軍。傅祥根從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辭職后即加入王龍科技公司,負責香蘭素生產線建設,王龍科技公司在短時間內完成香蘭素生產線建設并進行工業化生產,全面使用了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和上海欣晨公司的設備圖和工藝流程圖。以上事實足以證明傅祥根實施了獲取涉案技術秘密及披露給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并允許其使用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需要指出的是,雖然傅祥根拒絕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簽訂保密協議,但其理應知曉嘉興中華化工公司提出的技術秘密保密要求。而且,傅祥根拒簽保密協議的理由是其打算辭職,而辭職并非員工拒簽保密協議的正當理由。同時,結合傅祥根辭職后進入王龍科技公司香蘭素車間工作的事實,可以認定傅祥根蓄意拒簽保密協議。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制定了文件控制程序、記錄控制程序等管理性文件,對公司重要文件、設備進行管理;由專人對文件的發放、回收進行管理和控制;制定《檔案與信息化管理安全保密制度》,對員工保守商業秘密提出要求。傅祥根知曉或者理應了解并知悉上述管理制度。涉案技術秘密不同于員工在任職期間合法掌握的一般性知識和技能,無論是紙質還是電子版圖紙所承載的技術秘密屬于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財產,未經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同意,傅祥根無權獲取、披露、使用或者許可他人使用。傅祥根對此理應知曉,但其仍實施了被訴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具有明顯的主觀惡意。原審判決認定傅祥根實施了以不正當手段獲取、披露、允許他人使用涉案技術秘密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同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第一款關于“教唆、幫助他人實施侵權行為的,應當與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的規定,原審判決認定傅祥根利用涉案技術秘密為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生產香蘭素提供幫助,亦構成使用涉案技術秘密的侵權行為。原審法院上述認定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二審法院依法予以確認。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有關原審法院對傅祥根將存有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技術資料的U盤交給馮xx,再由馮xx轉交給王國軍的事實認定錯誤的上訴主張,以及有關馮xx在公安機關的陳述和在原審法院出庭作證的證言不應作為定案證據的上訴主張,均缺乏事實依據,二審法院不予支持。(2)關于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均系從事香蘭素生產銷售的企業,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具有直接競爭關系,應當知悉傅祥根作為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員工對該公司香蘭素生產設備圖和工藝流程圖并不享有合法權利。但是,王龍集團公司仍然通過簽訂《香蘭素技術轉讓協議》,以向傅祥根、馮xx等支付報酬的方式,直接獲取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涉案技術秘密,并披露給王龍科技公司使用。王龍科技公司雇用傅祥根并使用其非法獲取的涉案技術秘密生產香蘭素,之后又通過設備出資方式將涉案技術秘密披露給喜孚獅王龍公司并允許其繼續使用涉案技術秘密。上述行為均侵害了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的技術秘密。同時,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系關聯企業,主觀上具有共同侵權的意思聯絡,客觀上各自分工并共同實施了獲取、披露、使用、允許他人使用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共同造成了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損害后果,構成共同侵權。(3)關于王國軍的被訴侵權行為如果特定法人是其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專門為從事侵權而登記成立,客觀上該法人的生產經營本身主要就是實施侵權行為,且該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自身積極參與侵權行為實施,則該侵權行為既體現了法人的意志又體現了其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的意志,該法人事實上成為其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實施侵權行為的工具,此時可以認定該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與法人共同實施了侵權行為,并應依法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本案中,從查明的事實來看,王龍科技公司系其法定代表人王國軍和王龍集團公司專門為侵權成立的企業。首先,從王龍科技公司的成立過程來看,王國軍與王龍集團公司成立王龍科技公司主要目的在于生產香蘭素。王龍科技公司成立于2009年10月21日,由王國軍與王龍集團公司共同出資10180萬元成立,王國軍任法定代表人。王龍科技公司成立后即以香蘭素項目為目標,一直尋求機會。經過一系列運作,王國軍于2010年4月12日與前來王龍集團公司的馮xx等人達成《香蘭素技術合作協議》。傅祥根根據該協議獲得40萬元人民幣的對價后立即將記載有涉案技術秘密的U盤提供給王國軍,并隨即向嘉興中華化工公司提交辭職報告。僅一個月后,傅祥根從嘉興中華化工公司離職并立即加入王龍科技公司香蘭素車間工作。其次,從王龍科技公司香蘭素項目生產線的籌建過程來看,王龍科技公司在傅祥根正式加盟后立即啟動香蘭素生產線的建設工作,大量定購香蘭素生產線的各種設備,在此過程中王龍科技公司還從嘉興中華化工公司挖走多名精通香蘭素生產工藝的員工,這些員工的加入客觀上為王龍科技公司香蘭素生產線的順利建成和投產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王龍科技公司的香蘭素生產線建設完成后隨即向有關部門報檢報備。2011年3月15日浙江省寧波市環境保護局批復同意王龍科技公司香蘭素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批準香蘭素年產量為5000噸,同年6月王龍科技公司開始生產香蘭素。最后,從王龍科技公司成立以來的生產活動來看,雖然王龍科技公司營業執照上記載的經營范圍不限于香蘭素的生產,但現有證據表明其從成立開始的主要活動都是圍繞香蘭素開展的,包括香蘭素生產線的建設、報檢報備、投產及產品的市場投放。由此可見,從其成立過程、香蘭素項目籌劃過程、香蘭素生產線建設過程及其成立以來的活動看,王龍科技公司是專門為實施涉案技術秘密生產香蘭素而成立的公司,其成立后也主要從事香蘭素產品的制售相關活動,實際上構成以侵權為業的侵權人。王國軍作為王龍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積極與馮xx等人簽訂《香蘭素技術合作協議》,用現金、股權等方式引誘馮xx、傅祥根等人實施泄露涉案技術秘密的侵權行為,并親自接受傅祥根通過馮xx轉交的記載有涉案技術秘密的U盤。隨后,王龍科技公司正式啟動了香蘭素生產線的建設,在短期內即生產出香蘭素產品并投放市場。在這一系列侵權行為實施過程中,王龍科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國軍自身積極參與本案被訴侵權行為,其實施的被訴侵權行為既體現了王龍科技公司的意志,也體現了王國軍的個人意志。也就是說,王國軍個人直接實施了被訴侵權行為,被訴侵權行為也體現了王國軍的個人意志。同時,鑒于王國軍專門為實施被訴侵權行為成立王龍科技公司,該公司已成為王國軍實施被訴侵權行為的工具,且王國軍與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存在密切的分工、協作等關系,可以認定王國軍個人亦實施了被訴侵權行為,具體包括以不正當手段獲取、披露、使用及允許他人使用涉案技術秘密,并與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構成共同侵權,依法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因此,原審法院認定王國軍不構成共同侵權,存在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錯誤,二審法院予以糾正。(4)關于喜孚獅王龍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喜孚獅王龍公司的前身系2015年11月20日成立的寧波王龍香精香料有限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確認其自成立起持續使用王龍科技公司作為技術出資的香蘭素生產線?;谂c王龍科技公司的關聯關系,喜孚獅王龍公司應當知悉涉案技術秘密系王龍科技公司通過不正當手段獲取,但仍繼續使用涉案技術秘密,故其亦構成侵害涉案技術秘密。而且,喜孚獅王龍公司系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為侵權實施涉案技術秘密專門成立的公司,其成立及存在的目的就是實施涉案技術秘密生產香蘭素產品,故喜孚獅王龍公司實際上亦構成以侵權為業的侵權人。需要說明的是,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雖然在原審中主張其香蘭素生產技術系自行研發,但是其并未提供任何證據證明該主張。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在本案二審過程中提交了碩士論文、化工設備圖冊、化工設備結構圖冊、化工制圖等證據,擬證明其使用的涉案技術秘密系公知技術。但經審查,上述二審證據均未公開與涉案技術秘密完全相同的技術信息,既不能證明涉案技術秘密已經為公眾所知悉,又不能證明被訴技術信息系本領域的公知技術信息。事實上,香蘭素生產技術的研發過程需要付出巨大的時間、金錢和人力成本。如果王龍科技公司的技術系自行研發,其應當能夠提供設計研發的技術人員、實驗數據、設備圖紙、費用支出等相關憑證。但是,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及王國軍均未提交合法有效的相關證據。而且,非標設備和工藝流程通常由企業自行設計,不同企業之間的圖紙內容完全相同的可能性極低。而在本案中,王龍科技公司使用的設備圖和工藝流程圖上的設備圖示、名稱、設備號碼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高度一致,甚至部分圖紙標注的設計單位、特有編號完全相同,且其不能對此作出合理解釋。因此,原審法院認定現有證據不能證明被訴技術信息系王龍科技公司等自行研發并無不當,二審法院予以確認。綜上,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及王國軍實際實施了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依法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有關其未實施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上訴主張依據不足,二審法院不予支持。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有關王國軍與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共同實施了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并應承擔法律責任的上訴主張成立,二審法院予以支持。(七)原審法院確定損害賠償責任、維權費用及訴訟費分擔是否恰當2017年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七條規定:“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給他人造成損害的,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責任。經營者的合法權益受到不正當競爭行為損害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因不正當競爭行為受到損害的經營者的賠償數額,按照其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經營者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經營者違反本法第六條、第九條規定,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權利人三百萬元以下的賠償?!薄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2007年施行)第十七條規定:“確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規定的侵犯商業秘密行為的損害賠償額,可以參照確定侵犯專利權的損害賠償額的方法進行;確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九條、第十四條規定的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損害賠償額,可以參照確定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損害賠償額的方法進行?!薄吨腥A人民共和國專利法》(2008年修正)第六十五條第一款規定:“侵犯專利權的賠償數額按照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確定;實際損失難以確定的,可以按照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確定。權利人的損失或者侵權人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的,參照該專利許可使用費的倍數合理確定。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薄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2015年第二次修正)第二十條第二款規定:“專利法第六十五條規定的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可以根據該侵權產品在市場上銷售的總數乘以每件侵權產品的合理利潤所得之積計算。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一般按照侵權人的營業利潤計算,對于完全以侵權為業的侵權人,可以按照銷售利潤計算?!鄙鲜觥扒謾嘈袨榈那楣潯?,一般可以考慮商業秘密的性質、商業價值、研究開發成本、創新程度、所帶來的競爭優勢以及侵權人的主觀過錯、侵權行為的性質、具體行為、后果等因素。對于侵害商業秘密行為,判決停止侵害的民事責任時,停止侵害的時間一般應當持續到該商業秘密已為公眾所知悉時為止。對于侵害技術秘密案件的損害賠償數額,可以綜合考慮侵權行為的性質和情節等具體因素,并可以按照營業利潤或者銷售利潤計算。1.關于責任形式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傅祥根、王國軍以不正當手段獲取涉案技術秘密,并披露、使用、允許他人使用該技術秘密的行為,以及喜孚獅王龍公司使用前述技術秘密的行為,均侵害了涉案技術秘密,上述侵權人應當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吨腥A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規定:“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睋?,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傅祥根、王國軍基于共同實施的侵權行為,應當承擔連帶責任。喜孚獅王龍公司基于其實施的使用行為,承擔部分連帶責任。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有關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及王國軍停止侵害涉案技術秘密并賠償損失的訴請于法有據,二審法院予以支持。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有關其不應承擔侵權責任的上訴主張缺乏依據,二審法院不予支持。涉案技術秘密包括六個秘密點,涉及58個非標設備的設備圖287張和工藝管道及儀表流程圖25張,而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及王國軍非法獲取的技術秘密包括185張設備圖和15張工藝流程圖。這就是說,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及王國軍非法獲取了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主張的涉案技術秘密載體287張設備圖和工藝管道及25張儀表流程圖中的185張設備圖和15張工藝流程圖。為防止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進一步非法獲取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主張的涉案技術秘密,原審法院判決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立即停止以不正當手段獲取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的涉案技術秘密等立即停止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并無不當。但是,二審法院認定的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侵害的涉案技術秘密范圍寬于原審判決認定的被侵害的技術秘密范圍。同時,鑒于二審法院認定王國軍亦構成共同侵權,故其亦應立即停止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因此,原審判決認定的停止侵害的責任方式雖無不當,但是該責任方式所針對的技術秘密內容和主體范圍均過窄,原審判決相應判項顯有不妥,二審法院依法予以糾正。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有關原審法院錯誤判決其立即停止以不正當手段獲取涉案技術秘密等立即停止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上訴主張缺乏依據,二審法院不予支持。2.關于賠償數額(1)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主張的三種賠償數額計算方式①按營業利潤計算根據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二審提交的證據所采用的計算方法,嘉興中華化工公司香蘭素2011-2017年期間抽樣年平均銷售單價與其原審證據78所用方法計算得出的香蘭素年銷售單價基本持平。如果用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生產和銷售的香蘭素產品數量乘以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同期香蘭素產品銷售價格及營業利潤率,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2011-2017年期間因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實際利用涉案技術秘密的獲利分別為:20223448元、8011844元、16906665.60元、13268102.60元、13311298元、31360977.60元、13722073.20元,合計為116804409元。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在二審庭審時主張以此為基數,乘以1.5倍為懲罰性賠償,得出本案賠償數額175206613.50元,再加上其為制止涉案侵權行為一審合理支出的2483196元及二審合理支出的1009020元,合計178698829.50元,而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上訴僅主張177770227.92元為賠償數額。②按銷售利潤計算根據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原審證據78表明,2011-2017年期間嘉興中華化工公司香蘭素的銷售利潤率分別為:18.46%、16.21%、24.51%、13.28%、13.70%、13.77%、13.29%,如果用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同期生產和銷售的香蘭素產品總量乘以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同期香蘭素產品的銷售價格及銷售利潤率,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2011-2017年期間因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實際利用涉案技術秘密的獲利分別為:28069537.60元、23961622元、34880671.20元、17780060.80元、18218260元、16622042.40元、16297261.20元,合計為155829455.20元。③按價格侵蝕計算根據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提交的二審新證據2、2-1、2-2、7、7-1及原審證據78、87、89所采用的計算方法,2011-2017年期間因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的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對嘉興中華化工公司香蘭素產品的價格侵蝕導致的損害高達790814699元。(2)本案確定損害賠償責任需要考慮的因素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采用非法手段獲取、披露、使用或許可他人使用涉案技術秘密,侵害了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主張的涉案技術秘密,造成了嚴重損害后果,依法應當承擔損害賠償等法律責任。具體而言,在確定本案賠償數額時,二審法院考慮如下因素:第一,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非法獲取涉案技術秘密的手段惡劣。王龍集團公司成立于1995年6月8日,是一家專業從事食品添加劑生產的化工企業,主要產品為山梨酸鉀;王龍科技公司成立于2009年10月21日。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王國軍未實際進行乙醛酸法生產香蘭素相關技術的研發工作,也未能通過合法受讓等方式合法有效地取得相關技術,即其原本并未掌握相關技術。但是,其明知嘉興中華化工公司掌握有關乙醛酸法生產香蘭素的涉案技術秘密且為全球兩大香蘭素生產廠家之一,仍采取現金及股權收買等方式,策劃、利誘掌握涉案技術秘密的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員工傅祥根到王龍集團公司工作,并在傅祥根到王龍集團公司工作后立即上馬香蘭素項目,其在定制香蘭素生產設備時使用的圖紙與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相應圖紙完全相同,甚至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特有的圖紙標號也完全一致,故其非法獲取涉案技術秘密的手段顯屬惡劣。同時,傅祥根為個人利益出賣涉案技術秘密,主觀惡意極為明顯。第二,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非法獲取及使用的涉案技術秘密數量較多。根據已經查明事實,涉案技術秘密包括了乙醛酸法生產香蘭素的287張設備圖和25張工藝流程圖,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非法獲取了其中185張設備圖和15張工藝流程圖,占64.10%。287張設備圖中含有60張設備主圖,而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非法獲取了其中41張設備主圖,占68.33%。更為關鍵的是,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非法獲取了涉案技術秘密中最為重要的縮合和氧化步驟設備主圖,并實際使用了其中最為關鍵的縮合、氧化和脫羧工段工藝流程圖??梢?,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不僅非法獲取了大量記載有涉案技術秘密的圖紙,還大量使用了其非法獲取的涉案技術秘密,特別是實際使用了其非法獲取的涉案技術秘密的關鍵技術。第三,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明知其行為構成對涉案技術秘密的侵害,仍然持續、大量使用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設備及工藝流程生產香蘭素產品,故其顯然具有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惡意。從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王國軍自傅祥根處獲取涉案技術秘密以及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使用涉案技術秘密的過程來看,由于其獲取涉案技術秘密的手段惡劣,故其應當認識到其獲取和使用涉案技術秘密行為的非法性。事實上,傅祥根2010年5月從嘉興中華化工公司離職后,影響到更多員工離開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并加入王龍集團公司,幫助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籌建了被訴香蘭素生產線。同時,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在意識到其技術秘密可能被侵害后,其采取的系列維權措施也逐漸指向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及王國軍,但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王國軍毫無收斂,繼續實施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特別是,在原審法院作出行為保全裁定,責令立即停止侵害涉案技術秘密后,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等依然無動于衷,繼續實施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不僅表明其主觀惡意極深,也顯屬對法律與司法權威的藐視。第四,涉案技術秘密具有較高的商業價值。涉案技術秘密是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共同自主研發的乙醛酸法制備香蘭素新工藝,創造性地采用了化學氧化法。相對于傳統的“催化氧化法”,上述新工藝具有反應條件溫和、反應終點更易控制、副反應少的優點,屬于創新技術。涉案技術秘密研發完成后,嘉興中華化工公司于2005年完成了3000噸產能香蘭素項目的投產,2007年生產規模擴建到年產1萬噸??梢?,涉案技術秘密對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香蘭素生產貢獻巨大。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在非法獲取并實際使用涉案技術秘密后,才成功實現了以極低成本生產香蘭素,且其香蘭素生產線的設計年產量和實際年產量已達數千噸,產品遍銷全球市場并已占據10%左右的市場份額,并從中攫取了巨大的商業利益,其中涉案技術秘密的非法使用是其獲取巨大商業利益的核心和關鍵。因此,無論對于嘉興中華化工公司來說,還是對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來說,涉案技術秘密均是其香蘭素產品占據全球市場份額并創造巨額利潤的重要因素。第五,喜孚獅王龍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均系實際上以侵權為業的公司。自王龍科技公司實施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生產香蘭素以來,嘉興中華化工公司開始了持續的維權行為。2015年11月20日,王龍科技公司以實物方式出資8000萬元成立寧波王龍香精香料有限公司,主要生產香蘭素。2017年6月22日,王龍科技公司將其所持有的寧波王龍香精香料有限公司51%股權出售給凱美菱科學公司、喜孚獅歐洲股份公司,王龍科技公司以設備和專利等出資占注冊資本的49%,寧波王龍香精香料有限公司的經營范圍亦變更為香蘭素的研發、生產、銷售和交易等。隨后寧波王龍香精香料有限公司于2017年7月26日更名為喜孚獅王龍公司。無論是名稱變更前的寧波王龍香精香料有限公司,還是名稱變更后的喜孚獅王龍公司,均系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為實施涉案技術秘密生產、銷售香蘭素而成立的實際上以侵權為業的公司。此外,如二審法院在認定王國軍構成侵權時所述,王龍科技公司亦系實際上以侵權為業的侵權人。第六,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對全球市場形成嚴重沖擊。在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實施侵害涉案技術秘密行為前,全球市場上兩大公司占據了90%左右的市場,香蘭素價格也維持了一個相對穩定的水平。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等非法獲取涉案技術秘密后,從2011年6月開始生產香蘭素并持續至今,其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香蘭素生產設備具備年產5000噸以上的生產能力,其實際年生產香蘭素至少在2000噸左右,可以滿足全球10%的市場需求。同時,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對標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爭奪客戶和市場,以較低價格銷售香蘭素產品,對國際、國內的香蘭素市場特別是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的原有市場形成了較大沖擊。第七,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拒絕提交侵權產品銷售數量等證據,存在舉證妨礙、不誠信訴訟等情節。原審法院在審理過程中,曾通知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王國軍提交侵權產品銷售數量方面的證據,但其拒不提交相關證據。在二審法院二審過程中,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仍未提交相關證據。無論在原審訴訟還是在二審訴訟中,當法院要求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提交其定制生產香蘭素產品專用設備的圖紙時,其始終聲稱除了公安機關查獲的部分圖紙外,其并未向相關設備生產方提供圖紙。作為一個年產數千噸香蘭素的生產線,如果沒有完整的圖紙幾乎不可能夠建成完整的生產線。特別是,考慮到涉案香蘭素生產線還涉及大量非標設備及王龍科技公司香蘭素生產線在短期內完成制造、安裝、報檢報備、試運行及正式運行投產的事實,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王國軍有關即便沒有設備圖紙仍可在短期內制造香蘭素相關生產設備的主張,明顯不合常理。同時,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王國軍雖還主張被訴香蘭素生產工藝系其自行研發,但始終亦未提供任何有效證據證明該主張。因此,二審法院認定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及王國軍在本案訴訟中存在舉證妨礙及不誠信訴訟情節。第八,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據不執行原審法院的生效行為保全裁定。由于喜孚獅王龍公司已經通過非法手段掌握并實際實施了涉案技術秘密,為及時制止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的行為,原審法院在作出原審判決的同時,還裁定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立即停止涉案侵權行為。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傅祥根在收到該裁定后既未依法申請復議,也未停止侵害涉案技術秘密行為,其在二審庭審時亦承認被訴侵權行為仍在持續。(3)本案因當事人的訴訟請求等原因難以適用懲罰性賠償從二審法院查明事實來看,涉案侵權行為本可適用懲罰性賠償,但因當事人的訴訟請求及新舊法律適用銜接的原因,本案不宜適用懲罰性賠償。具體理由是:第一,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在原審及本案二審中所主張的損害賠償數額僅計算至2017年底,并未包括自2018年以來仍在持續的被訴侵權行為給其造成的損失。第二,在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所主張計算損害賠償數額的侵權行為期間之后,我國相關法律才明確規定符合特定條件的侵害技術秘密行為可以適用懲罰性賠償。2019年反不正當競爭法明確規定侵害商業秘密案件可以主張懲罰性賠償,該法于2019年4月23日起施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明確規定侵害知識產權案件可以主張懲罰性賠償,該法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谏鲜鍪聦嵑屠碛?,本案不宜適用懲罰性損害賠償。但需要指出的是,對于2018年以來仍在持續的侵害涉案技術秘密行為,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可以依法另行尋求救濟。(4)關于本案賠償數額的確定本案中,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主張根據涉案技術秘密被侵害給其造成的損失確定賠償數額,并提供了三種計算方式分別計算賠償數額,即按營業利潤計算出賠償數額為116804409元、按銷售利潤計算出賠償數額為155829455.2元、按價格侵蝕計算出損害賠償額為790814699元。其中,第一種計算方式和第二種計算方式采用的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原審證據78等證據真實可靠,計算出的賠償數額均有一定合理性;第三種計算方式中相關數據和計算方法的準確性受制于多種因素,二審法院僅將其作為參考。根據二審法院查明的事實,王龍科技公司2011年獲準投產的年產量為5000噸的香蘭素,四年后即2015年再次申報并獲準新建2套共6000噸香蘭素生產裝置;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曾自述其2013年的香蘭素產量為2000噸;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2018年4月1日至2019年3月1日以及2019年香蘭素產量均超過2000噸?;谏鲜銮闆r,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在本案中主張2011-2017年期間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實際利用涉案技術秘密每年生產和銷售香蘭素2000噸具有事實依據。二審法院亦據此認定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于2011-2017年期間實際利用涉案技術秘密每年生產和銷售香蘭素至少2000噸,并據此計算侵權損害賠償額。同時,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提供了其營業利潤率、銷售利潤率和價格侵蝕的基礎數據。在上述事實和數據的基礎上,本案具備按照實際損失或者侵權獲利計算賠償數額的基本條件。原審法院以嘉興中華化工公司與上海欣晨公司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因侵權行為受到的實際損失為由,以法定賠償方式計算本案賠償數額,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均有錯誤。綜合考慮前述本案確定損害賠償責任需要考慮的八項因素,特別是王龍集團公司等被訴侵權人侵權惡意較深、侵權情節惡劣、在訴訟中存在妨礙舉證和不誠信訴訟情節,以及王龍科技公司、喜孚獅王龍公司實際上系以侵權為業的公司等因素,二審法院依法決定按照香蘭素產品的銷售利潤計算本案侵權損害賠償數額。由于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在本案中拒不提交與侵權行為有關的賬簿和資料,二審法院無法直接依據其實際銷售香蘭素產品的數據計算其銷售利潤??紤]到嘉興中華化工公司香蘭素產品的銷售價格及銷售利潤率可以作為確定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香蘭素產品相關銷售價格和銷售利潤率的參考,為嚴厲懲處惡意侵害技術秘密的行為,充分保護技術秘密權利人的合法利益,二審法院決定以嘉興中華化工公司香蘭素產品2011-2017年期間的銷售利潤率來計算本案損害賠償數額,即以2011-2017年期間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生產和銷售的香蘭素產量乘以嘉興中華化工公司香蘭素產品的銷售價格及銷售利潤率計算賠償數額。按照上述方法計算,王龍集團公司、王龍科技公司及喜孚獅王龍公司2011-2017年期間因侵害涉案技術秘密獲得的銷售利潤為155829455.20元。該銷售利潤數額雖高于按照嘉興中華化工公司營業利潤率計算得出的實際損失,但仍大幅低于嘉興中華化工公司因被訴侵權行為造成價格侵蝕所導致的損

                                相關知識

                                  最高法院:經折角核對印鑒后存款仍被盜取的,銀行要承擔賠償責任!(超詳細)

                                  來源:其它 時間:2021-11-27 11:02

                                  裁判要旨折角核對印鑒的規定屬于銀行內部規章,只對銀行工作人員有約束作用,以此核對方法核對印鑒未發現存在的問題而造成客戶存款被騙取的,銀行有過錯,應當對不能追回的被騙款項承擔民事責任。案情簡介一、2010年2月22日,順凱公司到三角路支行開立...

                                  最高法院再次明確:要在全國范圍內實現同案同判(2021.12.1 施行)

                                  來源:其它 時間:2021-12-02 11:47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統一法律適用工作實施辦法》理解與適用《最高人民法院統一法律適用工作實施辦法》(以下簡稱《實施辦法》),已由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845次會議討論通過,并將于12月1日正式施行?,F對《實施辦法》的制定背景和...

                                  銀行卡遭盜刷不用怕!最高法指導案例明確:發卡行擔全責的情形(今后都這么判)

                                  來源:其它 時間:2021-11-12 17:20

                                  來源:法務之家指導案例169號徐欣訴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延西支行銀行卡糾紛案(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通過 2021年11月9日發布)關鍵詞 民事/銀行卡糾紛/網絡盜刷/責任認定??裁判要點持卡人提供證據證明他人盜用持卡人名義進行網絡...

                                  陽泉德昱律師事務所(陽泉市律師事務所)

                                  來源:精選知識 時間:2022-04-20 03:50

                                  科龍、德勤虛假陳述證券民事賠償案之相關權益受損的投資者或中小流通股股東:   從2004年8月10日,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郎咸平質疑并揭露廣東科龍電器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前董事長顧雛軍相關財務造假問題以來,科龍電器虛假陳述案一直成為廣大權益受損的投...

                                  上海得勤律師事務所怎么樣(勤理律師事務所和德勤的關系)

                                  來源:精選知識 時間:2021-12-17 13:51

                                  科龍、德勤虛假陳述證券民事賠償案之相關權益受損的投資者或中小流通股股東:   從2004年8月10日,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郎咸平質疑并揭露廣東科龍電器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前董事長顧雛軍相關財務造假問題以來,科龍電器虛假陳述案一直成為廣大權益受損的投...

                                  最高法案例:“違約金”和“賠償金”能否同時適用?

                                  來源:其它 時間:2022-01-22 11:45

                                   ▌編前語: ▌基本事實② ▌一審:判賠100萬違約金,間接損失200萬不予支持 ▌二審:違約金可以與間接利益之損害賠償金并用 ▌最高法院:違約金與損害賠償金之總額在預期利益與可得利益范圍內可予以支持 ▌析案:合同違約金與間接利益之損害賠償...

                                  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人民法院種業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

                                  來源:知識產權 時間:2021-09-08 07:05

                                  人民法院種業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第一批)目 錄案件一:河南金博士種業股份有限公司訴北京德農種業有限公司、河南省農業科學院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案案件二:江蘇省金地種業科技有限公司訴江蘇親耕田農業產業發展有限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種權糾紛案案件...

                                  最高院沖突案例:銀行分支機構未經具體授權其對外提供擔保是否有效?

                                  來源:其它 時間:2022-01-21 14:33

                                  來源:法門囚徒以下正文編者按關于商業銀行分支機構未經具體授權其對外提供擔保是否有效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在《劉森林、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鷹潭分行保證合同糾紛案》【(2016)最高法民終221號】中持肯定態度,其認為第一,從擔保授權類型看,...

                                  最高院關于保全申請錯誤損害賠償糾紛案件的相關裁判規則(9例)

                                  來源:其它 時間:2022-04-26 13:50

                                  導讀:財產保全,是民商事訴訟中的一把利劍,旨在防止對方隱匿、轉移財產或其他風險,以保障法院判決的順利執行。但如果申請人錯誤申請財產保全給被申請人造成財產損失的,要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因申請財產保全錯誤引發的損害賠償糾紛案件,主要爭議問題有二...

                                  史上最短強奸案刑事裁定書,你怎么看?

                                  來源:刑事辯護 時間:2022-04-20 17:36

                                  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 裁 定 書(2021)遼01刑終667號原公訴機關沈陽市皇姑區人民檢察院。上訴人(原審被告人)鄔某某,男。辯護人張某,遼寧公正律師事務所律師。沈陽市皇姑區人民法院審理沈陽市皇姑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鄔某某犯...

                                一本一道av无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