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18dhi"></thead>

      <code id="18dhi"></code>
      1. <nav id="18dhi"></nav>
      <tr id="18dhi"><sup id="18dhi"></sup></t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船員管理 >> 內容

        船員保險的現狀與典型案例分析

        時間:2017/11/10 10:09:14 點擊:

          內容提示:眾所周知,航運業是保險充分覆蓋的行業,船舶、貨物、船員都可以成為承保的對象,對于船員權益保護和權利救濟而言,保險制度在損害賠償和損失彌補等方面都能夠起到很好的作用。我們將通過有關案例分析,結合保險條款解讀針對船員保險的有關問題。...

        星瀚出品,原創作品丨王勇律師 、韓葳萍

        眾所周知,航運業是保險充分覆蓋的行業,船舶、貨物、船員都可以成為承保的對象,對于船員權益保護和權利救濟而言,保險制度在損害賠償和損失彌補等方面都能夠起到很好的作用。我們將通過有關案例分析,結合保險條款解讀針對船員保險的有關問題。

        “船員保險的強制要求”

        《2006年海事勞工公約》在標準A4“健康保護、醫療、福利和社會保障保護”中對于船員應該享有的相應權益進行了充分的列舉,其下的標準A4.5“社會保障”更是明確規定“為逐步實現規則4.5中的全面社會保障保護,而需要考慮的分項是:醫療、疾病津貼、失業津貼、養老津貼、工傷津貼、家庭津貼、生育津貼、病殘津貼和遺屬津貼,以此來補充規則4.1規定的醫療、規則4.2規定的船東責任以及本公約其他標題所規定的保護”,以及“各成員國批準公約時應明確指出其根據本標準第二款所提供的保護項目險種”。為此,2015年8月29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六次會議批準國際勞工組織的《2006年海事勞工公約》時,即聲明:根據《2006年海事勞工公約》標準A4.5第十款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適用的社會保險類別為: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失業保險和生育保險。

        除上述國際公約的要求外,我國作為航運大國和海員大國,有關的法律法規中對于船員保險制度也有較為完備的規定,例如:

        1.《船員條例》第25條規定:“船員用人單位和船員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參加工傷保險、醫療保險、養老保險、失業保險以及其他社會保險, 并依法按時足額繳納各項保險費用”。

        2.《船員服務管理規定》第25條規定:“依法與船員簽訂勞動合同的單位,為船員用人單位。使用未與船員用人單位解除勞動合同船員的單位,為船員用工單位。船員服務機構向船員用人單位或者船員用工單位提供船員服務,應當簽訂船舶配員服務協議或者勞務派遣協議。船舶配員服務協議應當明確船員的勞動報酬、工作時間和休息休假、遣返方式和費用、意外傷亡保險和社會保險、違反協議的責任等,并將船舶配員服務協議的內容告知有關船員。勞務派遣協議應當約定被派遣船員崗位和人員數量、派遣期限、勞動報酬、意外傷亡保險和社會保險費以及違反協議的責任等,并將船員勞務派遣協議的內容告知被派遣船員”。

        3.《海員外派管理規定》第6條規定:“申請從事海員外派的機構,應當提交下列材料:
        (一)從事海員外派活動的申請文書;
        (二)企業法人營業執照或者事業單位法人證書;
        (三)經營場所產權證明或者固定場所租賃證明;
        (四)具有處理海員外派相關法律事務能力、進行外派海員任職前培訓和崗位技能訓練能力的證明材料;
        (五)專職管理人員任職資格證書復印件及專職業務人員相關從業經歷的證明材料;
        (六)機構的組織結構、人員組成、職責等情況的說明文件;
        (七)海員外派相關管理制度文件;
        (八)自有外派海員的名冊及勞動合同、繳納社會保險等證明材料;
        (九)已按照海事管理機構要求足額繳納海員外派備用金的有效證明;
        (十)其他相關證明材料。”

        第25條規定:“海員外派機構應當為外派海員購買境外人身意外傷害保險”

        4.《勞動法》第72條規定:“社會保險基金按照保險類型確定資金來源,逐步實行社會統籌。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必須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繳納社會保險費”。

        5.《勞動合同法》第17條規定:“勞動合同應當具備以下條款:

        (一)用人單位的名稱、住所和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

        (二)勞動者的姓名、住址和居民身份證或者其他有效身份證件號碼;

        (三)勞動合同期限;

        (四)工作內容和工作地點;

        (五)工作時間和休息休假;

        (六)勞動報酬;

        (七)社會保險;

        (八)勞動保護、勞動條件和職業危害防護;

        (九)法律、法規規定應當納入勞動合同的其他事項。

        勞動合同除前款規定的必備條款外,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可以約定試用期、培訓、保守秘密、補充保險和福利待遇等其他事項”。

        6.《社會保險法》第58條規定:“用人單位應當自用工之日起三十日內為其職工向社會保險經辦機構申請辦理社會保險登記。未辦理社會保險登記的,由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核定其應當繳納的社會保險費”。


        “船員商業保險主要險種及條款”

        雖然為船員辦理社會保險是法定的強制性義務,但是實務中我們發現船東公司等用人單位或者用工單位不為聘用船員辦理社會保險的現象也并不少見,特別是對于自由船員而言,國內的自由船員一般與勞務派遣公司或與船東公司簽訂為期數月的短期勞動合同(部分情況下甚至無書面的合同),流動性很大,船東不愿意為此類船員逐一繳納社保,往往約定“包干”工資(即把應繳納的社保費用也計算在實發工資中),有時也會以投保商業險的方式來防范用工風險,自由船員的社保繳納一般處于自愿原則,由船員自行繳納。總的來說,商業保險能夠在社會保險之外起到較好的補充作用,實務中經常應用的船員商業保險種類如下:

        1雇主責任險

        《雇主責任保險條款》中對于保險責任的約定為:在保險期間內,被保險人的雇員在其雇傭期間因從事保險合同所載明的被保險人的工作而遭受意外事故或患與工作有關的國家規定的職業性疾病所致傷、殘或死亡,符合國務院頒布的《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規定可認定為工傷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不包括港澳臺地區法律)應由被保險人承擔的經濟賠償責任,保險人按照本保險合同約定負責賠償。雇主責任險項下的賠償范圍包括:死亡賠償金、傷殘賠償金、醫療費用、誤工費用以及因保險事故發生的訴訟或者仲裁費用。其約定的除外責任中一般包括:被保險人的雇員由于職業性疾病以外的疾病、傳染病、分娩、流產以及因上述原因接受醫療、診療。

        雇主責任險的特點:雇主責任險的被保險人是雇主,承保雇主因雇員工傷所負的經濟賠償責任,這是沿海內河船務公司的主流投保方式。值得注意的是,雇主責任險的賠付前提是雇員所受損傷可以根據《工傷保險條例》認定為工傷。

        2團體意外險

        《團體意外傷害保險條款》中對于保險責任的約定為:在保險期間內,被保險人因遭受意外傷害事故導致身故或殘疾的,保險人依照下列約定給付保險金,且給付各項保險金之和不超過保險金額。

        • 身故保險責任

        在保險期間內,被保險人遭受意外傷害事故,并自事故發生之日起180日內因該事故身故的,保險人按意外傷害保險金額給付身故保險金,對該被保險人的保險責任終止。

        被保險人因遭受意外傷害事故且自該事故發生日起下落不明,后經人民法院宣告死亡的,保險人按意外傷害保險金額給付身故保險金。但若被保險人被宣告死亡后生還的,保險金受領人應于知道或應當知道被保險人生還后30日內退還保險人給付的身故保險金。

        被保險人身故前保險人已給付第(二)款約定的殘疾保險金的,身故保險金應扣除已給付的殘疾保險金。

        • 殘疾保險責任

        在保險期間內,被保險人遭受意外傷害事故,并自該事故發生之日起180日內因該事故造成本保險合同所附《人身保險傷殘評定標準(行業標準)》(簡稱《傷殘評定標準》)所列傷殘之一的,保險人按該表所列給付比例乘以意外傷害保險金額給付殘疾保險金。如第180日治療仍未結束的,按當日的身體情況進行殘疾鑒定,并據此給付殘疾保險金。

        團體意外傷害險也將被保險人因疾病、藥物過敏等導致的身故或者殘疾列為除外責任。

        團體意外傷害險的特點:團體意外險一般以1年為期限,承保被保險人因意外傷害事故導致的傷亡。團體意外險作為人身保險的一種,不會存在重復投保或者不足額投保、超額投保的情況,被保險人享有約定保險金額范圍內的請求權。船東為船員投保團體意外險,一般以船舶為單位,保單須載明在船人員的身份信息,如有人員更換需要及時變更。之所以需要這么做,因為團體意外險是以船員為被保險人的,船東僅僅是投保人,所以這個險種一般作為船東給予船員的福利,不能以該險種的賠付抵消船東的雇主責任。在船東為船員投保了團體意外險的情況下,船員在發生工傷事故后,可以直接向保險人索賠,保險人應將賠款直接支付給船員。

        3船殼險下附加船東對船員責任險

        《沿海內河船舶保險附加船東對船員責任保險條款》中約定的保險責任一般為:保險船舶在航行運輸或停泊中船上在崗船員發生死亡或傷殘,根據勞動合同或法律,依法應由船東(被保險人)對船員承擔的醫療費、住院費和傷殘、死亡補償費。”其約定的除外責任包括:因疾病所致的船員死亡或傷殘;船員在岸上發生的死亡和傷殘等。

        附加船東對船員責任險的特點:從性質上看,此附加險其實是加了特別限制的雇主責任險。該條款把船員在岸上發生的死亡和傷殘明確列為除外責任,應該說是不能適應船員這個行業的特殊性的。另外該險種單人賠償限額一般較低,不足以起到抵抗風險的作用,費率相對而言又較高,所以并不是大多數船東的選擇。

        4協會保賠險

        以中國船東互保協會的保賠險條款為例,其承保的有關風險包括:

        (1)人員傷、病或死亡(入會船船員),對任何入會船船員的傷、病或死亡支付賠償金或補償費的責任,以及因此項傷、病或死亡所產生的必要的醫藥、住院、喪葬費(包括尸體運送費用)及其他費用,包括該船員的遣返費用和派遣替換船員的費用。

        (2)人員傷、病或死亡(除入會船船員外的其他人員及對旅客的責任)。對任何人員(非本條上述第(一)款及本第(二)款下述第2和3項規定的人員)的傷、病或死亡支付賠償金或補償費的責任以及因此項傷、病或死亡所產生的必要的醫藥、住院及喪葬費(包括尸體運送費用)。對從事入會船貨物作業的任何人員的傷、病或死亡支付賠償金或補償費的責任。

        (3)船員遣返及替換費用

        (4)船員個人物品的滅失或損壞

        (5)船舶全損船員失業賠償。

        其特點為:在責任期間上,協會條款沒有限定“航行或者停泊”以及“在崗”的條件,總得來說,船東互保協會保賠險在承保范圍、賠付條件、以及賠償額度等各方面,都更為全面地覆蓋了船東的責任范圍,更能發揮保障作用。但是,保賠險只能惠及遠洋船舶上的船員,沿海內河船舶公司很難用保賠險來武裝自己。


        “典型案例和爭議焦點”

        雇主責任險

        案情: 2013年6月11日,候某(船員)開始在王某(船主)“魯榮XX號”漁船上工作,2013年9月2日,王某通知候某父母,候某在海上工作時死亡。因協商無果,死者家屬將船主王某起訴至法院,船主王某曾于2013年4月就“魯榮XX”號漁船上的30名船員分別向保險公司投保雇主責任保險,并按約定支付了保險費用,為此,王某申請法院將保險公司追加為第三人并得到支持。

        本案的爭議焦點包括:一是,法院追加保險公司為第三人是否適當;二是,保險公司主張的除外責任是否應該支持

        對此,一審和二審法院均認為(一審案號(2014)青海法海事初字第233號,二審案號(2016)魯民終606號):王某是否對船員家屬承擔雇主責任、如何承擔雇主責任,直接影響保險公司是否對王某予以保險理賠、如何理賠,影響保險公司的權利義務,即保險公司與本案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法院基于被告的申請,追加保險公司作為本案的第三人參加訴訟,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同時,法院認定:在涉案保險合同的投保單“特別約定”一欄里,雖然載有“保險人不負責賠償被保險人雇員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責任”,但該內容字體小且印刷不清,不足以引起投保人的注意;保險公司亦未有證據證明其在與船主王某訂立合同時,就該免責條款作出了明確的說明,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十七條第二款的規定,該條款不產生法律效力。保險公司以此主張免責,理由不成立。同時,保險公司的“雇主責任保險條款”第三條將“被保險人雇員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責任”的情形明確列為保險人應當予以保險理賠的范圍,則保險公司應依照保險合同的約定履行保險人的義務,應就王某對死亡船員家屬承擔的責任予以保險賠償。

        團體意外險

        某海運公司于2013年7月25日聘請馬某到位于珠海市白蕉鎮海源碼頭的“某海XX號”船上從事船員工作,2013年8月2日下午,因需要為“某海XX號”船移泊,馬某、趙某等三名船員到岸上為該輪解纜,后因無法收起船錨,該船不能移動,被靠回原位,由三人在岸上重新系纜,在此過程中,因天氣下雨,馬某與趙某到碼頭處避雨其后失蹤,8月3日下午及次日上午,兩名船員的尸體被發現,屬于溺水死亡。此前2013年4月,某海運公司向保險公司投保了一份團體人身意外傷害保險,并提交了投保單。保險公司按照投保單的記載,出具了相應保險單。

        保險單約定:投保人為某海運公司;被保險人為清單記載的五類職業(包括總經理、船長、機長、炊事員、水手、大副、二副、機工、GMDSS操作員)共11人(清單記載的11名被保險人中不包括死者馬某);險種為團體人身意外傷害保險、附加意外傷害住院津貼險、附加意外傷害醫療保險,其中團體人身意外傷害保險總保額為220萬元;保險期限為2013年4月11日0時起至2014年4月11日0時止。團體人身意外傷害保險條款約定,在保險期間,投保人因其人員變動需增加或減少被保險人時,應以書面形式向保險人提出申請,保險人同意后出具批單,并在保險合同中批注;保險人審核申請并同意后,于收到申請之日的次日零時開始承擔保險責任。2013年8月5日,陸海公司以傳真方式向保險公司提交了一份批改申請書,申請減少4名上述保險的被保險人,另增加4名被保險人,馬某為增加的被保險人之一。保險公司在依申請變更了被保險人名單,并于當日出具了批單,同意了某海運公司的申請,批單載明,上述批改自2013年8月6日0時起生效,直至保險期限屆滿。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保險公司是否應該承擔賠償責任。法院認定(案號(2015)武海法商字第00656號):涉案保險單中約定了被保險人的名單,被告陸海公司在被保險人發生變動時,按照保險條款的約定,向被告保險公司提出了變更被保險人名單的申請。據此可以認定,保險公司和被告陸海公司均認可涉案保險合同系記名保險合同。參考保監發(2005)62號《關于規范團體保險經營行為有關問題的通知》第四條,保險公司應要求投保人提供被保險人名單;粵保監發(2009)47號《關于規范團體意外保險及旅客意外傷害保險經營行為有關問題的通知》第一條第(一)項,保險公司在承保團體意外保險時,應當要求投保人提供被保險人名單,不得進行不記名承保的規定,亦可認定本案團體人身意外傷害保險系記名保險。

        本案事故發生的時間2013年8月2日在被告保險公司的保險責任期間之前,死者馬某發生事故之時,并非本案保險合同的被保險人,故被告保險公司對馬某沒有保險責任。并且,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三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馬某生前應當對該保險合同關于死亡賠償部分作出確認,否則保險合同關于死亡賠償部分無效,而本案當事人提交的證據均不能反映馬某對此作出過確認,故即使存在事故發生前被告陸海公司已提交申請的情況,原告亦無權要求保險公司就馬某死亡承擔賠償責任。

        船殼險下附加船東對船員責任險

        陳某向保險公司購買保險,2013年3月15日,保險公司打印出沿海、內河船舶保險單,載明:被保險人是陳某,船舶名稱是“海觀XX”,保險期限為12個月,自2013年3月15日至2014年3月14日。后陳某附加船東對船員責任險,保險公司也同意承保。2013年4月7日,保險公司收取陳某附加保險保費4800元,并打印出批單,批單載明:附加船東對船員責任保險條款,核定船員人數4人,每人每次事故賠償限額人民幣20萬元,該責任累計數額為80萬元,每人每次事故絕對免賠額人民幣1000元。直至保險期滿,其他事項不變。保險公司向陳某出具保單、批單及發票,但未出具保險合同。2013年7月29日,該輪二副張某在船期間因病搶救無效死亡,營口市公安司法鑒定中心于2013年8月12日出具法醫學尸體檢驗報告,分析意見為:死者張某應為自身潛在性疾病突然發作,而導致的猝死。船主陳某因張某死亡,一次性支付死亡船員家屬賠償金365000元。2013年10月16日,保險人以不屬于保險責任范圍為由,向陳某發出拒賠通知書。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保險人主張的除外責任是否應當支持。一審和二審法院的觀點均為(一審案號:(2014)青海法海商初字第164號,二審案號:(2015)魯民四終字第17號):陳某交納附加船東對船員的責任保險費用后,保險人沒有提供船東對船員責任險條款,也沒有就保險合同內容,尤其是免責條款向陳某做提示和說明,保險公司主張業務人員明確向陳鳳鳴告知免責條款,沒有證據證明,因此,保險合同中涉及的免責條款對陳某不發生效力。陳某與保險公司之間保險合同除免責條款外的條款對雙方具有約束力。2013年7月29日,“海觀XX”輪的船員張某在從事航海工作中,因自身潛在性疾病突然發作猝死,依據附加船東對船員的責任保險條款中的第一條規定,屬于保險人承擔的保險責任。船主陳某已經賠償365000元,依據批單中賠償限額及絕對免賠額的約定,保險公司對本次事故賠償的限額為20萬元,絕對免賠額為1000元,因此,保險公司應當給付陳某理賠金199000元。

        互保協會漁船雇主責任互保條款

        2013年10月2日12時許,史某(船員)隨伯某(船主)所有的“魯榮XX”號船在海上作業時死亡。伯某曾在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處為史某投有保險,保險金額30萬元,史某死亡發生在保險期間,屬于保險理賠范圍。死亡船員家屬與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就史某死亡賠償事宜進行協商未果,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拒不理賠。故家屬提起訴訟,請求判令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在保險責任限額內賠償30萬元,并負擔本案訴訟費用。后申請船主伯某作為第三人參與訴訟。

        本案的爭議事項: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提交的2012年版漁船雇主責任互保條款第二條規定:“船舶證書齊全有效的漁業船舶所有人、經營人或管理人,均可參加本互保,成為本會會員。除另有特別約定外,會員為被保險人,享有互保金請求權”,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表明2012年版漁船雇主責任互保條款自2012年1月1日起實行至2013年12月31日止,故船主伯某作為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會員享有互保金請求權,死亡船員家屬不享有互保金請求權。死者家屬主張船員死亡屬于互保協會承擔的理賠范圍,理賠金系伯某對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享有的合法到期債權,因伯某怠于行使債權,死者親屬向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提起代位權訴訟,并申請追加伯某為第三人參加訴訟。一審法院(一審案號:(2014)青海法海商初字第330號)認為:伯某對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享有的互保金請求權是依據其作為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的會員身份產生的,系專屬于其自身的債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七十三條的規定,債權人不可以向法院請求以自己的名義代位行使專屬于債務人自身的債權,故死亡船員家屬行使代位權訴訟主體不適格,應予駁回其起訴。

         二審法院認定(二審案號:(2015)魯民四終字第94號):《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七十三條第一款規定:“因債務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債權,對債權人造成損害的,債權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以自己的名義代位行使債務人的債權,但該債權專屬于債務人自身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十一條規定:“債權人依照合同法第七十三條的規定提起代位權訴訟,應當符合下列條件:(一)債權人對債務人的債權合法;(二)債務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債權,對債權人造成損害;(三)債務人的債權已到期;(四)債務人的債權不是專屬于債務人自身的債權。”第十二條規定:“合同法第七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專屬于債務人自身的債權,是指基于扶養關系、撫養關系、贍養關系、繼承關系產生的給付請求權和勞動報酬、退休金、養老金、撫恤金、安置費、人壽保險、人身傷害賠償請求權等權利。”專屬于債務人自身的權利包括非財產性權利、主要為保護權利人無形利益的財產權、不得讓與的權利和不得扣押的權利等四類。

        本案中,漁船船東(會員)對于漁業互保協會享有的互保金請求權,不是專屬于債務人自身的債權。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稱,互保金請求權與基于勞動關系而產生的勞動報酬、退休金、養老金請求權類似,都需要雙方具有特定的人身關系。本院認為,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是由從事漁業的單位與個人組成,實行互助保險,為會員的損失提供經濟補償的社會團體,該協會與其會員伯某之間并不存在其所稱的人身關系,山東省漁業互保協會的上述主張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結語”

        船員保險制度有利于維護海員權益、有利于促進海員職業發展、有利于推動航運發展,在海上保險合同糾紛的實務案例中船員在船上因疾病死亡是否可以獲得保險賠償是近年來在海事審判中頻繁出現的爭議,此類爭議的處理直接關系到船員的民生,也關系到船東、保險人的合理訴求,一般而言,處理此類案件時,法院主要考慮的因素包括:第一,保險除外責任的舉證責任分配事宜;第二,除疾病外,工作原因是不是導致保險事故的近因;第三,需要考慮船東作為被保險人的合理期待原則;第四,船員民生和人文關懷也是重要的價值取向。

        參考資料:

        1. (2014)青海法海事初字第233號判決書;

        2. (2016)魯民終606號判決書;

        3. (2015)武海法商字第00656號判決書;

        4.(2014)青海法海商初字第164號判決書;

        5.(2015)魯民四終字第17號判決書;

        6.(2014)青海法海商初字第330號裁定書;

        7. (2015)魯民四終字第94號裁定書;

        8.(2012)廈海法商初字第346號判決書;

        9.(2013)閩民終字第475號判決書;

        10. 鄧金剛,《船員因疾病死亡的保險責任認定——福建高院判決寶航公司訴平安財險福建分公司船東對船員責任保險合同糾紛案 》,刊登于2013年8月8日《人民法院報》第六版。

        作者介紹

        王勇律師,分別于武漢理工大學獲得工學學士學位、于武漢大學獲得法律(民商法方向)碩士學位。現為上海星瀚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長江海商法學會會員,專業從事海商海事法律服務,包括:海事調查、船舶碰撞糾紛解決、保險糾紛等。

        王勇律師具有航海專業學歷和民商法專業素養,曾任職于江蘇省海事局。在海事行政訴訟、船員勞務合同糾紛、船舶抵押合同糾紛、租約糾紛、船舶買賣合同糾紛等業務領域具有豐富的爭議解決經驗。曾多次為有關金融機構、海事局、船員以及船東提供良好的法律服務,并為多家航運公司、海事管理機構、碼頭業主單位提供常年法律顧問服務。

        聯系郵箱:wangyong@ricc.com.cn

        聯系電話:86 21 5109-6488


        作者:王勇 來源:信德海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船管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的真實性、完整性等未經本站證實,船管網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關于版權:本站部分文章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我們將盡快處理。
        關于轉載:本站文章可任意轉載,但請注明作者和出處,并務必添加本站的文字鏈接。
        預留廣告位600x60
        【免費使用】點擊查看詳情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來源:
        • 內容:
        • 驗證碼:
      1. 船管網 ( Shipmg.com ) © 2021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2. 聯系:sea#shipmg.com (發郵件時請將"#"換成"@") 微信公眾號:船舶管理信息平臺(shipmg)
      3. 執行時間:47 毫秒   360網站安全認證
      4. 春色校园亚洲综合小说-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视频一-亚洲人成AV免费网站网址-亚洲欧美自拍另类制服图区